登录  注册

消化病学学术中心

Lundbeck阿尔茨海默病药物三期临床失败,殃及Axovant

发布者:美中药源 发布时间:2016-9-26

【新闻事件】:丹麦生物技术公司Lundbeck的阿尔茨海默病药物——5HT6拮抗剂idalopirdine,在第一个三期临床彻底失败。在这个叫做STARSHINE的试验中,idalopirdine在标准疗法多奈哌齐背景上未能改善轻中度阿尔茨海默患者的认知功能,并错过试验的二级终点。正在进行的另外两个三期临床试验STARBEAM 和STARBRIGHT将继续进行。Lundbeck股票下滑13%。但今天大家议论却是另一家开发5HT6拮抗剂的企业Axovant,其股票同样下滑13%。

【药源解析】:阿尔茨海默是现在威胁人类健康最重要的疾病之一,但因为对这个疾病了解有限,所以新药开发举步维艰。据统计AD药物研发失败率高达99.6%,消耗了制药界大量研发投入。最近一个失败的例子是TauRx的氢化甲基蓝LTMX。

今天Lundbeck的失败引发投资者对另一个企业Axovant的再度关注。Axovant以500万美元从葛兰素收购一个5HT6拮抗剂intepirdine,在去年生物技术高峰时IPO,以3.15亿美元创生物技术IPO募资记录,市值一度达到32亿美元。尽管辉瑞和Lundbeck同样药物先后失败,Axovant依然有15亿美元市值。Axovant今天发表评论称idalopirdine失败在预料之中因为三期的剂量和频率比二期有所降低。并预言idalopirdine失败后intepirdine会成为第一个上市的5HT6拮抗剂。

但多数人认为intepirdine会重蹈其它5HT6拮抗剂覆辙。葛兰素在转让intepirdine之前做过十几个临床试验,其中包括4个二期临床。作为单方intepirdine没有任何作用,但在一个与多奈哌齐联用的试验中确实显示改善认知和生活功能改善,但由于没有达到试验的第三个一级终点(CDR-SB)所以也算作失败。

Axovant创始人Ramaswamy只有30岁,以前是个对冲基金管理人。此人或者有超过葛兰素的眼力,或者有Bancel(Moderna CEO)的过人煽动力,能把一个500万美元买来的产品一直维持在15亿美元估值以上。当然阿尔茨海默的巨大市场潜力也对这样的泡沫起到一定推动作用,去年百健主要依靠淀粉状蛋白抗体aducanumab的一个一期临床数据三个月市值增加370亿美元。不过从制药业整体看这种市场潜力很大但成功机会很低的项目会抬高新药平均成本,和日益严峻的限价压力形成更严重冲突。

原文链接

顶一下(0
来源: 美中药源

发表评论

学科影响因子排名more

 会议回顾 more

  • “2016 消化中外盛举 Best...

  • 《胃肠病学杂志》(中文版)编委会第...

  • GIE中文投稿通道7月入选优秀论文...

 热门病例 more

 热门指南  more

Elsevier中国网站
爱唯医学网
爱思唯尔科技部
NursingChina
柳叶刀中文版
大通医疗决策
医大爱思唯尔
Elsevier医学数据库
CK
Journal Consult
Procedures_CONSULT
ClinicalPharmacologyLogo
3D Interact Anatomy
Mosby’s Nursing Consult
NursingChina
Science Direct